马勒第二号交响曲「复活」的最初灵感

马勒第二号交响曲「复活」,始终是我最喜欢的马勒交响曲,也是以死后的世界为主题的艺术创作,须要动用庞大的交响乐团及合唱团,每次上演都像是一场纯音乐的末世盛会。

这首交响曲是马勒对人间间生与死?秘考虑的结果,马勒说第一乐章是问:「什么是生?什么是死?生命有意义吗?」,而最后乐章的「复活」则供给懂得答,现在我们听这乐章,那超做作的感觉与末世场景的描写,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好像不是一个活着的人,所能写出来的...

第二号交响曲的创作时间横跨1888年至1894年,算是他的作品花最多时间的,其构成过程也很复杂,甚至有点崎岖。第一乐章其实在1888年就已实现,当时还加了一个标题「葬礼」,据马勒所说,他曾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快死去,棺材周围都是花,而深爱的韦柏夫人玛莉安(Marion)则来把这些花都拿走,他们曾相爱过,但因为玛莉安觉得自己是有夫之妇而放弃了这段情感,让马勒深受失恋之苦,那种分离的苦对于马勒这样一位浪漫主义者来说犹如死亡,这可能是「葬礼」这个乐章的开端。

写第二号交响曲时期的马勒(1892)

另外马勒也深受波兰诗人密茨凯维支(Mickiewicz)的诗「葬礼」影响,这本来是波兰文的,马勒友人李皮纳将之翻成德文后,他深受感动,到后来还有援用这首诗的句子,正是他说的著名的一句话:「你不是父亲!而是沙皇!

我当初看到这样的句子后,觉得完全不理解,立刻去找原诗,结果怎样都找不到,后来才知道密茨凯维支应该没有一首叫做「葬礼」的诗,原来李皮纳在翻译后改了诗的名字,所以才造成误会,那原诗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密茨凯维支的大作「先人祭」(Dziady)啦。

但这位与萧邦同时代,又是挚友的密茨凯维支并不被国人重视,「先人祭(原意是在波兰立陶宛一带,招唤亡魂的仪式)」在国内也很难找到译本,那读原诗不就好了?拜?,原诗是波兰文,而且也不是一首,而是有几百首,分成四大部,长度可与浮士德比美的史诗级大作,难怪极少有人去追寻马勒当初到底从这里获得怎样的灵感。

我目前可找到的只有第三部,还好马勒所说的「你不是父亲!而是沙皇!」这句话出自第三部,证明他是有读过的。最近我也读了好几次,真的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悲凉感,因为波兰当时被俄国普鲁士及?地利三个国家瓜分,尤其俄国在这里实行暴政,许多波兰青年都起而对抗,而受到俄国人处死或放逐,密茨凯维支也是其中一位。

亚当?密茨凯维支(1798-1855)

「先人祭」第二部是一位年轻人古斯塔夫失恋,而最终走向死亡的故事,他的恋人是玛丽亚。由于马勒的名字也是古斯塔夫,他爱的韦伯夫人也叫做玛丽安,不得不说是一个偶合,而且是太?张的巧合,只惋惜我没看过第二部,不然想必会有更多有趣的发现,第二号交响曲的本源可能就在于此。

至于第三部开始是改名为康拉德的古斯塔夫,变成了爱国青年,参与反俄行动,但后来被拘捕准备审讯。康拉德的错误惨遭拷问毒打,而他自己也生了重病,?临死亡,他脑中产生了许多幻象~包含他觉得本人上升到与神一样高,他想问神为何不救救这些惨死的青年,与受苦受难的波兰人?但神完全无回应。他一气之下就说:「
你不是父亲!而是沙皇!」。

意思是神不是天父,而是俄国沙皇的帮凶,其实后面那句「沙皇」是潜伏在她体内的魔鬼帮忙他说的,魔鬼的目的在要他远离神,而受苦受难的康拉德对信奉已全然绝望,只剩对圣母的爱~而圣母刚好也叫做玛利亚,马勒也一向喜欢圣母...

另外诗的前面就认为「梦」很主要,因为梦是「心灵的反应」,而不是如良多愚人说的,只是现实的反应。康拉德藉着睡梦能与天使交换,而马勒也一贯很重视梦境,前述的那个韦伯夫人的梦就是例证,我越去读「先人祭」,就觉得这所有的一切,与第二交响曲是如斯的默默吻合。

康拉德在对神疯狂的提出挑战后昏了过去。在旁照顾他,二心想让他恢复对神信仰的神甫彼得则向神祈祷,愿望神能救救这些年轻人,与整个民族的命运。他说:

啊!神啊,我看到了十字架,他(康拉德)背着它,神啊!怜悯你的仆人吧!他要背到什么时候呢?请给他力气吧!不要让他半途倒下。十字架伸长长的手臂,遮住了整个欧洲,它用三种坚硬的木料纸制成,来自于三个民族(瓜分波兰的俄国普鲁士及?地利)。

但悲惨的结果已经注定,神甫又说:

他低下了垂死的头,喊着:神啊!神啊!你为什么把我?弃?

他死了!...远处传来复活节的歌声,结尾处传来哈雷路亚...哈雷路亚...

向着天堂,向着天堂,他向着天堂飞翔,在他脚边飘着白色的衣裳,洁白的像雪一样。衣裳垂拂下来,宽宽的展开,覆盖着整个世界,他到了天堂,他的三颗眼睛像三颗太阳一样闪亮...他就算是个盲人,也有天使再给他领路。

有没嗅到「受难与复活」的意味?其实在「先人祭」里面,这样的诗句不少,这不仅是描述民族苦难与高尚精力的诗,更是首散发走神秘超天然象征的诗。马勒也说第二号交响曲的第一乐章,是要把第一号交响曲中,历经磨难与胜利的好汉送入坟墓,最后第五乐章再让其「复活」。

而垂死的康拉德,仍被强行拉去审讯拷打,行前神甫祝愿他,终于要回到「神的身边」,康拉德最终恢复了信奉,不?的与神甫永别,安心踏上死亡的道路,这才是现实苦难的解脱,等候圣经中说的末世来到,「复活」将是最后的救赎,「祖先祭」的文字与思维可说直接给了马勒灵感,在听「第二号交响曲」前先略读一下是很有意思的。

以上影片是阿巴多2003年指挥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的现场名演,第一乐章刚开始在弦乐强力的颤音下,开始了第一主题(影片1:40),这是用大提琴演奏的,滚动而潜伏的旋律,马勒如前述认为这乐章是死亡及葬礼,不妨将之视为死神的进行曲,那灰色而坚定的步调让人胆寒,这主要来自下图第四小节的锐利节奏(1:56),另外第三小节那些连续的三连音也很重要:

然后是双簧管奏出的,感觉很灰色的旋律(2:27),它浮在第一主题上,也是用是那锐利的节奏。后来在指导速度要放松,如在苦难中一丝美丽盼望的第二主题时(3:58),第一主题仍在低处潜伏,不肯撒手,让人很轻易有「时间已经未几了」的联想,时钟不停的在走着...

果然第一主题又重现了(4:50)~但接在灰色的旋律后,却是充满胜利的圣咏式旋律(5:12),彷佛突然看到了天堂的云彩,有人说这是这乐章的第三主题,因为其用圣咏的方式与马勒老师布鲁克纳的方法很相近,也有人说这是十字架主题,因为其旋律的型态好像在画十字...随后也响起了天国般的喇叭声(5:36),可是最后死神的节奏还是胜利,呈示部在死寂潦倒的半音阶下行中结束(6:07),那些细微的锣声,像是连空气都在颤抖。

发展部是由第二主题开始(7:16),一样是优美而祈祷式的,英国管接续这旋律(7:55),带了清爽冷冽的田园风,身心得到了舒适和放松,但很快那死亡的锐利节奏响起,管乐像是无力的挣扎(9:02),随后第三主题又响起(10:08),但很短暂,第一主题就在此时激动起来(10:55),锐利节奏和三连音好像洪水一样?滥,造成发展部第一个高潮,然后小号响起(11:12),第二主题用?琴轻柔奏出(11:16),让气氛平静下来。但突然第一主题用三个fff超强音,带有铜管及锣、定音鼓的强烈低音声响,死亡展现其狰狞面孔(12:20):

上图中两个绿色框框中,恰是上述的强烈低音声响,在1888年,本乐章本相的交响诗「葬礼」中并没有,是后来成为第二号交响曲第一乐章后才加上去的,更增长森严的气氛。

随后那锐利节奏却用最慢的速度进行(12:52),然后法国号奏出葛利果圣歌的「末日经」旋律(13:49),充满死亡与灾难气息,有趣的是~第三主题在此时辉煌的用小号奏出(14:20),管乐更明确奏出第五乐章的主要主题(14:30),这象征死亡与末日后的复活。而这段在交响诗「葬礼」中本来就有~可见马勒的第五乐章素材,是他早在构思「葬礼」时就有了喔。

然后是发展部,也是整个乐章的热潮,小号高声吹出第一主题的旋律(15:06),象征死神的胜利,然后是铜管可怕的以三连音与急促节奏打出敲击般的音型(15:46),直到乐团以半音阶式的崩落,好像是死神开始使劲打击,直到将人打到?临死亡为止...

再现部先是第一主题(16:05),然后是第二主题的再现(17:34),这里用了很多滑音,并且篇幅变大,时间也变慢了,第三主题的再现则不是用主题自身,而只是用节奏型态(18:53),后来半音阶下行又出现(19:23),直接进入尾声,最后又用半音阶式的崩落(22:02),象征人的死亡,在交响诗「葬礼」时这段本来配以鼓声加强节奏,但后来又删掉,见下图:

马勒在谱上明确写着第一乐章完后要休息五分钟,是死亡的默哀,还是为了与气氛宁静的第二乐章明确区隔呢?总之这样的唆使在当时极少见,现代指挥也很少遵守,倒是常应用这机会,让女高音和女中音进场。第二乐章是中庸的行板(22:57),据马勒说这是对过去人生的短暂幸福、青春时光的甜蜜回忆。这是八分之三拍子的兰德勒舞曲,第一和第三拍通常要加重音,很有德国或?天时的乡村滋味。至于曲式则是简单的A-B-A1-B1-A2情势,与布鲁克纳的慢板乐章曲式类似。

这乐章是整首交响曲中最晶莹,最没有「死亡」气味的,大提琴与中提琴的旋律线尤其优美,但两个插进来的B段(B和B1,24:10&27:05)气氛不同,都有与第一乐章第一主题同节奏的~一大堆三连音伴奏,主要旋律(27:09)其实也和第一乐章发展部中那些管乐无力的挣扎很类似~这些都让这乐章在宁静安详中,带有不安的意味,似乎这只是暂时的休息与回避。还好最后一段(A2,29:21)马勒以全体弦乐拨奏做出?琴般的后果,在初演时就惹人留神,结束拨奏后弦乐进行大规模的展开,最后还在谱上注明:音值放大且温暖的,大批的滑音再度出现(31:12),又让人想到第一乐章的最后...曲子在一片宁静中结束。

第三乐章是这首交响曲里面最诡异,但也是最有意思的段落,相当于传统的诙谐曲,这是改编自他的歌曲「帕都瓦的圣安东尼对鱼说教」,歌词来自「少年魔号」诗集,这些诗多从民间采集而来。粗心是圣安东尼在教堂传教,但无一人听道,他只好去河边向鱼说教,鱼却蜂拥凑集过来聆听,还发出赞叹的声音。但听完后大家还是刚愎自用,继续打架,大鱼也继续吃小鱼。

这样的故事讽刺性十足,人当然都可以比方成那些鱼,但宗教也可能在其中被嘲讽。马勒曾说这乐章是:「世界与生命成为杂乱的幻影...当人意犹未尽地从第二乐章美丽的梦中醒来,再回到复杂的现实人生时,经常会觉得人生在不停地流动着,不时有莫明的恐惧向你袭来,就像是从外面黑暗的处所,看到亮堂的舞会中的舞者,却无法听到音乐的声音。」所以马勒会取用「帕都瓦的圣安东尼对鱼说教」的音乐为第三乐章,完整就是两者的意义相近,都是对现实空虚无常的嘲讽。

乐章刚开始是两声定音鼓的重击(32:20),然后再小声的击,两者都是四度旋律,看手稿,马勒底本似乎是要打好多鼓声的:

弦乐不断的演奏六个十六音符(32:35),好像流水的效果,这节奏几乎蔓延着整个乐章,也算是个作曲的奇迹,这当然是呼应圣安东尼讲道的河啦,马勒在谱上还特别注明「不要急」:

然后马勒特别注明要用「风趣」演奏的?笛音阶(33:18),和中提琴弓背敲弦的声音,配合刷子,给人咬牙切齿的感觉,也增添了诙谐性,直到这时主要主题才出现(33:35),然后是歌曲里鱼而赞叹讲道的旋律(33:44),听来像是圣咏,后来管乐半音阶式的崩落下降(34:09),有没让人想到第一乐章的最后呢?

然后是歌曲里「?鱼和鲟鱼都顺流而上来听道」的段落(34:17),六个十六分音符旋律也像是顺流而上,不断回升,后又降落,后来在水底的乌龟跟螃蟹也来了~后来重要主题忽然激动起来,听来有点粗野(36:19),这在原来的歌曲是没有的,是后来要改编为第三乐章才加上去的,还出现了一个新的主题(36:30),但被截断,仿佛又想恢复乐章刚开始的气氛,可是粗野的段落再度降临(37:03),但刚刚那新的主题却成了反向,由小号奏出(37:19),诙谐曲的中段正式开始,马勒在此指示喇叭口要向上吹,并且要「异常庄严的」,这段虽辉煌但却有夕阳西下的感觉,大略也因为其缓缓的下降音阶,但这音乐是有玄机的~与第五乐章开头很有关系,而在大提琴响起的旋律(下图褐色圈内,38:14),也很像第五乐章的第一主题,难怪我过去听这段总觉得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后来粗野的段及第三度降临(40:56),这次可直接奏出了第五乐章那天崩地裂,如末世来临的气象,先是改成二拍子(41:17),终于将挥之不去的六个十六分音符节奏打断,然后弦乐用刚刚那小号的下降音阶(41:23),马勒曾说:这是人在看到世间纷乱可怕景象时,失去了爱,也失去了对神的信奉...如狂乱的鬼魂般,使他对一切厌倦。

这种厌世的情绪持续着,就算拍子转回原来的八分之三拍子也一样,因为原来的六个十六分音符节奏无法顺利进行,直到可以的时候(42:50),才缓缓从惊吓中恢复乐章开始的诙谐气氛,但结束前的那一声锣(43:31)让人有点不太自由...

第四乐章「太初之光」原来也是「少年魔号」歌曲集中的一首,但马勒没像上个乐章一样改编成器乐曲,而是整首歌都搬过来,这由女低音唱的歌虽然短小,但传达出更浓的厌世气氛,其音乐也与第五乐章有关,那刚开始,由小号吹奏(43:59),标明「不要拖」的段落,不就是第五乐章的第一主题吗?
 

以下是歌词:

啊,小红玫瑰(43:39),

当人在大灾难中(44:38),在苦楚时,

我更向往天堂(45:23)。

我来到一条大道(46:19,转为小调,听来诡异,因为这是条死后的途径啊。。),

一位天使要我回头,

啊,不,我不愿回头(47:04),

我来自神,也必回到神那里,

慈爱的神会给我一盏明灯(47:32),

引导我走向永恒幸福的生命。

(最后这句「永恒幸福的生命」用的也是与第五乐章第一主题无比类似的旋律)


 
第五乐章岂但是全曲最庞大的乐章,就吹奏时间及乐器编制来说,也是当时前所未有的规模,由此可见马勒的企图心。但我觉得这乐章反而比较好懂得,至少比情绪多变的第一乐章要好多了,因为它的旋律及曲式很明确,另外这乐章也是对末世及复活的描写,也就是生与逝世的?秘。

开始时低音大提琴从地底往上翻滚搅动(48:43),锣及大鼓用力一敲,造成不和谐的九和弦,高声呼?着,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片疾风荒削景象,小号奏出反覆的四度号声(48:52,这是来自第三乐章刚开始的四度音),弦乐奏出下降音阶(48:55),后来弦乐又奏出第三乐章中段时小号的旋律(49:26),法国号同时吹出当时大提琴的旋律,这就是这乐章的第一主题,在后面的合唱将有大用处,所以这段只是把第三乐章中段,拿来变了乐器和调性罢了,这整个开头其实就是第三乐章的浓缩版+可怕版,将那嘲讽与厌世的气氛喧染到最极限。

后来是他在手稿上写明「旷野的吆喝者」的段落(50:27),前面还注明要「用数量最多的法国号,在远方吹奏」,以创造出空旷的效果:

一堆三连音出来了(50:59)~有没想到第一乐章呢?然后末日经的主题又出现了(51:54),随后是第二主题(52:30)~这其实就是「复活」主题,因为在后面合唱时配上了「复活」的歌词,至于它的来源后面再谈,这里是用长号与小号接力独奏,听来是圣咏的风格,宗教意味浓厚:

再来是我称为第三主题的段落(54:31),由于在后面合唱时是配上了「信任,你什么都不会失去」的歌词,所以也可称为「信念主题」,但这主题反而是半音阶的,也是三个主题中最不安的~马勒就是马勒,音乐中的双重性情十分明显。整个乐章其实就是这三个主题群在轮流演奏并加以各种变化,有趣的是,在呈示部的末尾时掀起了一阵祥和的高潮,好像天国之门开了,放出光辉,小号又吹出了第三乐章中段的旋律(57:10),但此时听来是多么优美而抚慰人心,让人想到马勒曾说:「复活,不是为了最后的审判。没有功臣,也没有审判者...没有惩罚与奖赏...只有一种全然的爱,净化着我们。」

发展部刚开始(58:42),马勒曾说是大地摇动,坟墓崩裂,死人从里面出来,不论圣人罪人与常人,都排成一列的情景。在这如天崩地裂般的可怕音响中,又出现了末日经主题(59:33),以及由小号凯旋般吹出的第二主题(1:00:03,复活主题),末日经主题频频出现,象征世界末日,然后突然出现了第一乐章的锐利节奏(1:00:55),后来第一乐章的第三主题也出现了(1:02:18),接下来的一段几乎是第一乐章发展部的翻版,这是马勒所谓的「英雄」在第一乐章和死亡的斗争,是不是这位「豪杰」是否要从坟墓里复活了呢?在乐章开头的降低音阶与不和谐和声又出现后(1:05:09),第一主题由大提琴奏出(1:05:34),我们进入了再现部。然后马勒写了他心中的末日号角声~结果不是狂音巨响,或是森严恐怖,而是请求离乐团远处的一堆小号和法国号,演奏「从相对处传来的声音」(1:06:49),想造成从五湖四海传来的效果,这段落马勒称为「伟大的召唤」(Der grose appell ):

而长笛也奏出花腔(1:08:13),这是夜莺声,也是大地最后生命的颤栗。然后合唱就开始了,马勒曾说,他是在一八九四年参加前辈指挥家毕罗的葬礼时,听到克罗普斯托克所写(作词)的复活颂歌,而立即产生了终乐章的灵感,此前他苦思已久都无解答。这故事虽广为流传,却没有人告诉我这首在一百多年前毕罗葬礼演出奏的颂歌到底长什么样子~后来去查才晓得这颂歌其实是 Karl Heinrich Graun(1704-1759)作曲的,在网路上能够找到音乐,但没唱词,可见此颂歌在现代已完全不风行了,我倒觉得是个杰作,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曲子,就把死亡的哀思和复活的信心都表达出来了:

看看此曲的乐谱:

再看马勒的合唱,用的是本乐章第二主题(复活主题,1:09:22):

有没发现,两者用的是一样的歌词,而且两者的旋律型态很像,都是Auferstehn(复活)时较低,ja aufersteh'nWirst du(是的,你将复活)时先上后下, kurzer Ruh(短暂的安眠)时则往下到最低,所以可知,马勒的复活主题,灵感很可能就来自于此。

马勒用了原诗的第一和第二段为歌词,但把结尾的「哈雷路亚」颂赞全部删除,第三段有提到耶稣,更是整段被弃不必,这曾经被当时人质疑他的宗教破场,是不是他因为自己的犹太人身分,而不信耶稣为救世主呢?我想这种神学的争论,就留给有兴趣的人吧。

在克罗普斯托克所写的两段诗之后,马勒就为自己写的诗作曲了~先是啊!(1:15:36)相信,我的心,相信。你什么都不会失去...啊!(1:16:35)相信,你非来世上白走一遭,白白忍耐。,这里是女高音独唱,用的是第三主题。合唱再用第二主题弱弱唱出但凡性命,都会消失(1:17:12),但到了凡消逝的,都将复活(1:17:28)时第一次用了强音,给人深入印象。

女高音和女中音随后二重唱:啊!(1:18:50)我已解脱无所不在的疼痛,已经驯服了死亡,用我得到的翅膀,用炙热的爱,向上飞翔,向着那炫目标光。合唱用第一主题,开始了赋格曲(1:19:22)用我得到的翅膀,用炙热的爱,向上飞翔,在高潮处大声宣布:我死!是为了生!(1:20:12),管风琴随后参加,造成整首交响曲的最大高潮,合唱唱着:复活!(1:20:38)是的,你将复活。我的心,就在这一刻有了生命,你所经历的一切,将带你到神的眼前。

第一主题再度奏出(1:21:39),钟声、管风琴、定音鼓、锣声等发出宏大响声,有人常说第二号交响曲的锣声象征死亡,但最后不是已经「复活」了,这里为什么还会出现锣声呢?所以一种乐器的意义其实是多面向的,只看你如何演奏它,或是在什么样的时候演奏它,尤其马勒的音乐都有其多元性格,在天堂的欢愉的同时,也可能是地狱的残酷,就像「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其实活着与死亡,都是生命的结果,只差别在时间的先后,马勒的锣声,不也是如此吗?第二号交响曲最后以降E大调大三和?圆满结束。

 

文/总谱与手稿注解:夏尔克


上一篇:如何拍出高质量的照片 提升方法篇
下一篇:没有了

你还会喜欢:

逆天了!脱水之后变玻璃,等待再次复活。
逆天了!脱水之后变玻璃,等待再次复活

《相思儿令》相思无着。
《相思儿令》相思无着

仅此一档 评价好汉造型?儿围兜-玄色。
仅此一档 评价好汉造型?儿围兜-玄色

货?追撞拖板? 车体变形驾驶受困。
货?追撞拖板? 车体变形驾驶受困

13岁少女因与父母赌气离家出走 住宾馆遭强奸。
13岁少女因与父母赌气离家出走 住宾馆遭强奸

马勒第二号交响曲「复活」的最初灵感。
马勒第二号交响曲「复活」的最初灵感